面对政策性风险“最后的疯狂”浙企亟待转型 - 海事海商 - 河源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热线: 13750242379
发布时间:2017年7月2日
  仲夏的深夜,宁波港集装箱码头作业区,一片繁忙景象。巨大的探照灯把整个港区照得亮如白昼,在工人们的指挥下,数十台大吊车张开巨大的吊臂,把一个个满载的集装箱送上远洋轮船。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上海港的各个集装箱码头作业区,整个港区几乎都是满载的集装箱,等着工人们将其装上远洋轮船。
  “码头工人已经没有休息日了,每天18小时工作制,实行轮班休息。”上海港码头工作人员这样描述现在的港口工作状态,但是即便这样,仍然无法满足源源不断等着赶快出港的货物。
  6月18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海关总署共同发布了《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低部分商品出口退税率的通知》,从2007年7月1日起,调整部分商品的出口退税政策;此次政策调整共涉及2831项商品,约占海关税则中全部商品总数的37%。
  随着这有史以来最大一次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将至,出口贸易企业开始上演“最后的疯狂”——抢订出口集装箱,争抢在“大限”之前尽量出货,从而保证自己的利润。
  用一位报关员的话来说:“完全疯狂了,港区是一片混乱!”而在7月1日前的最后几天时间里,这种“疯狂”将达到巅峰。
  对于这种情形,相关专家表示,出口退税率接连下降,国家“壮士断腕”所隐含的长远发展用意深远,相关出口贸易企业惟有未雨绸缪,积极应对,赋予产业新的内涵,才能渐行渐远。
  “一箱难求”的日子
  作为一家主要代理浙江出口货物航运的公司,上海韦台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的员工每天都在加班,每天的加班时间基本上都达到4小时以上,公司负责人说:“需要轮船的浙江公司实在是太多了。”
  据韦台公司报关员丁雯介绍,从5月底开始,国际航线货物价格就开始上涨,尤其是在7月1日出口退税被明确之后,价格更是疯狂暴涨。以美洲东岸航线为例,小柜涨幅达200美元,大柜涨幅达400美元,涨价幅度都超过10%。
  而随着航运高峰期的到来,很多船东公司开始另外收费,6月份的baf(燃油附加费)是355—760美元,7月份在baf不变的情况下,再增加gri(一般费用增长)300美元;而cosco(中远)由于航次爆舱,7月10日前的价格也飞涨,以大柜为例,除了正常运费之外,加收pss(旺季附加费)600美元(中东)、800美元(红海)。
  据悉,由于船务和码头的繁忙,而海关对货物的查验率提高了10%—20%,大大延缓了装箱速度,从而加剧了集装箱“僧多粥少”的局面;另外加上最近天气和潮汛的关系,远洋轮船靠岸的速度也受到一定影响,很多轮船周一凌晨抵港,却不能靠岸,只能在外围搁浅,等到周三才能靠岸,这样又大大拖延了货物离港的时间,对后续货物装箱又产生了一定影响。
  “即使价格高涨,还是无法满足急于出货的外贸公司,而且目前是有价无箱!”丁雯说。
  很多轮船公司把备用的箱子拿出来用,但是还是满足不了货主们的需求。据悉,目前很多轮船公司手头的集装箱是零库存,一只多余的集装箱都没有了,“哪怕好不容易排上船期,没有箱子还是没有用!”这是目前很多外贸公司面临的尴尬和无奈。
  和货主的焦急与无奈相比,船东公司终于变得无比潇洒,乘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去给自己放假了。在大家都在为了争抢船舱和集装箱的时候,pls(德翔)轮船公司的销售人员已经在度假圣地黄山上过着悠闲的生活了,“现在船舱也没有了,根本就不用销售了,所以乘这个机会散散心。”
  出口企业的最后挣扎
  “我昨天把要应该出但出不了的货物统计了一下,有接近200多万美金的货物无法出货。”作为萧山一家专门经营五金电器出口公司的业务主管,柳小琴说。
  如果这批货最终无法在7月1日顺利出货,那么按照新的退税政策,退税率从13%下降到5%,仅仅在退税这一项上,该公司就要减少利润16万美元(近百万元人民币),而这基本上是公司年利润的三分之一。
  这是很多外贸公司面临的困境,大家都想着7月1日前出货,但由于新退税政策从颁布(6月18日)到实施只有10多天时间,根本就没有一个缓冲期和过渡期,这让很多公司都遭遇了措手不及的“突然袭击”,于是在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已经成为近段时间外贸公司业务员的常态。
  “还剩几天,大家都在做最后挣扎。”柳小琴说。据她介绍,很多外贸公司在定不到船期或者拿不到集装箱之后,最后把目光对准了保税园区。
  据了解,由于保税物流园区改变“离境退税”方式为“入区退税”,即货物进入物流园区即视为出口,可以获取退税单证;所以在7月1日出口退税率调整前,很多进出口企业已闻风先动,将保税区作为自己最后的“避风港”,把大批货物报关送到保税区内,然后再寻找机会转口。
  据上海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一物流公司的市场部代表介绍,从6月中旬开始,大量江浙一带出口企业纷纷到园区寻求规避,这几天形成了一个高峰期。据悉,宁波和上海的保税园区里,这几天是一片繁忙,到处是车来车往,到处都是搬运的工人。
  不过和急需出货的货物相比,保税区提供的仓库仍然是“杯水车薪”,“我们做得太晚了,就进了几个柜子。”柳小琴很无奈地说,这对于200多万美元无法出货的货物来说,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
  对于出口企业的这种做法,杭州海关相关人士表示,这种做法只能暂时缓解因税率变化而给企业带来的压力,“保税区物流园区这种现象也只是暂时性的,只是一个避风港。”
  辞职和转行的选择
  “现在只要靠到桌子就想睡觉。”肖婷说,她是建国北路的一家服装外贸公司的业务员,从6月份开始,她就没有休息过,因为之前是受出口退税即将调整消息的影响,公司就开始加快出货的速度,之后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她们就更没有时间休息了。
  据肖婷介绍,和自己相比,老板更悲惨了,现在除了想着如何在7月1日之前尽量出货之外,老板还要考虑的是7月1日之后自己要做什么的问题。据悉,浙江纺织服装企业一般的利润只有4%左右,根据退税政策一调整,行业的利润几乎没有了,“公司现在是乱成一团!”
  前天,肖婷向老板提出了辞职,结果老板也无奈地说:“等忙过这段时间吧!”语气中充满了伤感和无奈。实际上,受本次退税调整影响的还有其他更多行业,比如五金、纸业等,税率调整都达到了8%。据了解,很多外贸公司老板都开始考虑转行,而很多外贸业务员也纷纷提出辞职,开始寻找更好的东家。
  不过,也有在这种调整中处乱不惊的企业,“我们手里的合同都要按计划走。”嘉兴海鸥纸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沈先生说。据他介绍,他们公司虽然也将近期的出货合同尽可能早点发出,但是并没有强求提早走货,“毕竟目前水涨船高,集装箱价格上涨了10%,想多出货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沈先生表示,公司有自己的销售合同,下半年的客户都早已锁定,不会因为政策的出台而改变;出口退税额八个百分点的下调,对国内中小制纸企业的生存触动很大,原本以微薄利润支撑的企业,可能因此倒闭或濒临破产,但是这对另外一些企业其实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乘机让自己企业壮大起来。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郑慧博士认为,国家调整出口退税税率,除了和贸易顺差有关之外,其实也是提升产业调控的一个手段,因此那些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企业,将是最终的赢家。
  “化险为夷”的做法
  实际上,对于年销售额1000万美元的嘉兴海鸥纸品有限公司来说,此番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如果仅仅从账面来看,给他们带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折算下来至少有80万美金的利润损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我们能够进行内部消化。”公司负责人沈先生说,他相信自己的企业通过改进生产设备、提高劳动生产率来规避风险。
  据沈先生介绍,海鸥公司从一开始就很注重对产品附加值的开发,比如产品由笔记本转型到日记本,在笔记本中增加日期和其他一些趣味性的内容。“同样分量的本子,后者比前者的价格可以高200%!”这就使销售额随之增加,可以大大缩减因为出口退税调整带来的影响。
  “调税政策也给了企业优化产业结构的机会。”平湖景兴纸业董秘姚洁青表示。据悉,眼下我省很多制纸企业纷纷在谋划改变产业的被动局面。
  比如用废纸造纸,就是另一个通行的做法。据介绍,用废纸作原料造纸,每吨纸可比用原木作原料节约2立方米木材、400千克煤、400度电、33吨水;除了成本低,废纸造纸产生的废水处理成本每吨只要0.5元,是三类造纸原料中最低的,污染也比较少;这样就可以大大降低产品制造成本,提高产品的竞争力。
  这种做法正被越来越多的浙江造纸企业所采用。来自杭州海关的最新统计显示,杭州口岸是我国废纸进口的主要口岸,今年前5个月,进口废纸2.9亿美元,同比增长39.9%,目前我省废纸已占造纸原料的50%左右。
  海关分析专家也指出,换个角度看,国内废纸利用率还相当低,不到60%,低于国外20个百分点,因此在国内应提倡垃圾分类,废纸收购实行产业化经营,提高废纸利用率,尤其是在出口退税调整的背景下,如何减低成本,提高产品附加值,实际上将成为未来企业竞争的重点。
  浙江制造的方向
  来自杭州海关的统计数字表明,今年前5个月,我省累计实现进出口总额658.9亿美元,同比增长31%,经济发展外贸依存度高达60%,此次出口退税对我省外贸出口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浙江的主要出口产品家电、纺织、轻工、五金、造纸等,都属于劳动密集型产品,除了家电产品出口退税基本没调外,大多数在此次下调范围之内。”杭州海关分析人士说。
  据商务部官员的说法,此次政策释放出调整国家产业结构、出口商品结构的明确信号,有利于引导企业减少“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产品的出口,减少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产品的出口,避免盲目投资和产能过剩,最终给企业带来的是好事情。
  确实,对于转型时期的浙江外贸出口企业来说,这也并不一定是坏事。省外经贸厅相关人士表示,这次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力度适中,并且重点在于结构调整,不会对正常外贸出口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虽然我省劳动密集型行业转嫁成本能力相当有限,“但这并非浙江外贸冬天的来临”。
  “从长远来看,除积极适应新政外,关键是要继续加强对新产品的研发,提升产品附加值,提高产品价格,增加自己的利润空间。”绍兴一家纺织企业负责人徐元清的这种说法,实际上表达了我省众多外贸企业的心声。徐元清介绍,实际上一年之前,他们就未雨绸缪,提高产品的出口价格,有效缓解了新政对公司的冲击力。
  “浙江企业正在面临着一个紧要的转型,新政将加快这种转型!”郑慧博士说。她认为,无论是出口退税税率的调整,或者是人民币升值,对于已经开始成长的浙江企业来说,应该以平和的心态去看待,毕竟这是任何企业在壮大过程中必将遇到的“青春期烦恼”。
  “希望以后不要有突然袭击的加班。”报关员丁雯的这种期待,其实是和外贸企业的发展息息相关的。
线上电子游艺-澳门皇冠体育官网平台-在线赌博娱乐官网_河源知名律师罗士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