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知识资本提升知识产权价值 - 产权知识 - 河源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热线: 13750242379
发布时间:2018年7月9日
  编者按
  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产权的出现是人类对知识价值认识的深化。知识产权是知识资本的成果,而不是知识资本本身。因而知识资本的很多成果还无法完全用知识产权的方式表现。本文将就知识资本评估、量化标准、计量方式等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展开阐述。
  新世纪以来,世界经济发生了深刻变化。知识经济以其独特的魅力登上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舞台。知识的迅速传播和知识资本的广泛应用,为新时期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和无限的活力。作为知识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知识产权可以实现对知识自身不可替代和无线增值等特征的体现,所以知识产权的出现是人类对知识价值认识的深化。
  然而,知识到底能有多大的力量,知识资本该如何精确计量?这还有待于知识资本量化研究这一前沿课题在理论和应用上的进一步创新。世界新经济研究院经过多年研究,开创性地提出了知识资本的计量单位、知识资本的计量标准以及知识产权等创新成果的量化原理和计量模型,并在理论创新基础上着手创新成果的推广应用。
  资本量化迫在眉睫
 
  在新世纪,人们清晰地看到,各国国民经济知识化水平越来越高,每个经济元素包含的知识和科技含量的比重越来越大。知识生产率日益成为国家、地区和企业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和主导力量,而不再是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劳动生产率。这标志着世界经济已经进入知识经济发展阶段。在物质产品生产过程之外,还同时存在着知识产品的生产过程。知识产品有力推动着国家、地区和企业的经济发展,成为一种崭新的资本力量和新的资本形态,即知识资本。知识资本与传统的货币资本不同,它是一种清洁的、无污染的资本,可以无限的复制,对货币资本发挥着点石成金的倍加效应,它将创造出比货币资本更高的利润率。
  正是为了发挥知识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人们制定了知识产权制度,将知识的成果以货币资本的形式进行量化之后在市场上流通。然而,在这个时期,知识还未能成为真正的资本,因为知识产权是知识资本的成果,而不是知识资本本身。知识资本的很多成果,是无法完全用知识产权的方式表现的,它所能表现的只是一部分成果,即可以购买和流通的那些成果。在知识产权制度下,很大程度是由货币资本代行知识资本的职责,而不是让知识资本本身参与管理并承担责任。在人们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之下,货币资本所有者仍然是企业的控制者、企业责任唯一的承担者和企业利润的唯一享有者。
  然而,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知识资本的作用已经十分重要,能够承担企业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也要求在企业中获得更大的权益。但是,包括货币资本的所有者和知识资本的所有者自己都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而仅仅把知识资本的所有者看做是货币资本的代理人。笔者认为,必须将知识产权体制转化为知识资本体制,才能充分发挥知识资本的作用,才能使市场经济真正迅速地发展起来。而这就需要我们量化全部知识资本,而不仅是一部分知识成果。
  知识资本量化是让知识资本在实际运用中真正发挥最大作用的关键性问题,但这一问题目前尚未得到彻底解决,这成为阻碍知识资本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的瓶颈。
  资本界定有利研究
  货币资本实际上是以货币形态表现的生产资本,它包括在产品和服务的创造过程中,可以用货币购入的所有物质性的投入。知识资本是以知识形态表现的资本,包括在产品和服务的创造过程中,所有知识性、技术性的投入。消费资本是以消费形态表现的资本,包括在产品和服务的消费过程中,所有由消费者创造的市场力量及其价值表现。它是货币资本和知识资本之外的第3种资本形态。
  知识资本分为广义的知识资本和狭义的知识资本。广义的知识资本是指以人或其知识成果为载体所凝聚的知识总量。它包括人力、管理、技术、经验及其相应的知识与科技成果等要素。狭义的知识资本是指以人或其知识成果为载体的知识总量在工作岗位上一定期间内释放出来的现值。它包括员工积累的知识及其成果的应用,以及正在创造的知识及其相应的成果等。
  事实上,在进行知识资本量化过程中,普遍观点认为,知识资本包括人力资本、结构性资本和顾客资本,其中顾客资本是指市场营销渠道、顾客忠诚度、企业信誉度等经营性资产,实际上这就是一部分消费资本,只不过人们还没有充分认识到消费资本的作用,而未能把它与人力资本和结构性资本相区分并提炼出来。
  3种资本内涵的界定,尤其是知识资本和消费资本概念的提出,为精确测量每个个体所拥有的知识资本量打下了基础,对进行知识资本量化研究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相关标准有待统一
  目前,包括美国、瑞典、法国、英国等国专家,提出的知识资本量化方法大约有二十几种。
  纵观已提出的量化方法,主要有两条思路:一是宏观方法。这种方法是把企业的知识资本作为一个整体来估算。如美国斯特尔特先生提出的市场余额法:无形资产=公司市值-有形净资产的账面价值。这种方法对企业的知识资本所包括的具体要素未作分类计算和说明,因而无法了解企业知识资本的具体构成,其实用性不是很大;二是微观方法。该方法把知识资本分为各类独立要素,如美国哈佛商学院诺顿先生提出的平衡记分卡,主要指标包括财务、流程、学习与成长、顾客。又如瑞典专家提出的斯堪的亚知识资本测评法,包括财务、人力、创新、流程、客户。这类量化方法存在越位问题,把非知识资本值计入在内。比如客户或者说顾客,这显然属于消费资本,而不是知识资本。英国专家布鲁金提出的科技中介法存在着同样问题,他是把市场资产计入在内。
  总体来看,关于知识资本量化方面存在以下几个问题:知识资本计算结果不准确,与企业实有的知识资本量不符;在量化方法上,缺乏统一的量化标准,因此,其计算结果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的可比性不大;大多数量化方法都不是从知识资本单位的量化为研究量化的起点,而是从企业组织这种知识资本总体的量化为研究起点,笔者认为,在科学合理性方面有待商榷,也就是说我们还将建立关于知识资本量化的更加完善的理论支持。
  计量方式更趋优化
  世界新经济研究院以新的资本理论体系,即市场经济资本由货币资本、知识资本和消费资本3种资本构成为之指导思想,以个人知识资本量化研究为出发点,开创性地提出了知识资本的计量单位和计量标准。因为个人是知识资本的最终载体,只有研究单体的知识资本的量化,才可以进一步研究企业、地区和国家的知识资本总量。


  研究中,我们提出了知识资本的计量单位中文名称为“知量”。这是在世界知识资本量化研究史上第一次提出的知识资本的计量单位。由此我们可以准确地计量和表示知识资本成果和知识资本所有者拥有的知识资本的数量。知识资本的计量标准是指知识资本所有者通过智力劳动,凝结一个标准计量单位的知识资本含量,所需要的社会平均必要劳动时间。社会平均必要劳动时间是指在现有的社会正规的教育和培训条件下,在社会平均的研究水平和研究难度下,形成一个标准计量单位知识资本含量所需要的劳动时间,而不是某个单体知识资本所有者在个别情况下完成研究所需的劳动时间。
  在此基础上,我们提出了知识产权和发明专利的量化原理和计量模型。当所有的知识资本所有者及其成果,包括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拥有发明的技术及其他创新成果等都折合成社会平均必要劳动时间的量,就可以使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的专家及其成果具有了统一的计量标准,通过对统一的计量标准赋值,就可以具有统一的计价标准,进而计算该项成果的货币值。
  作为这一创新理论的实际应用成果,目前推出的《知识资本量化长效激励机制管理系统软件》集知识资本量化与管理研究的最新成果于一身,将引导知识资本在世界各个国家、地区、企业发展中广泛应用,使企业的分配制度真正具有公平性、客观性和激励性。(知识产权报 作者 陈瑜)

线上电子游艺-澳门皇冠体育官网平台-在线赌博娱乐官网_河源知名律师罗士俐